胡言乱语——即将被抛出脑子的闲杂思绪

1

10点来学习,现在已经10:40还没状态。昨晚睡的略晚,因为被昨晚的high hanging fruits听的心潮澎湃,激动的好久不能睡着。讲的是一个纽约的程序员跑马完成了7+2的故事。我后来微博翻出了他的微博,叫那可。7+2就是七大洲加两极。在撒哈拉跑过超级马拉松,也在南极洲北极洲跑过。北极圈有陆地,但是准确的说北极是没有陆地的。所以我就很好奇。他们是怎么跑的。

是在冰上跑的!先开个飞机过去地点在北纬89°左右,空投一波人和拖拉机,铲出一个冰上飞机跑道和马拉松赛道。然后后续的比赛人员再坐飞机降落。听着简单实则操作难度相当大。那里都是大浮冰,今儿你在东经35°,睡一觉起来可能就到东经50°了。还有不确定的洋流等等。铲出的冰上跑道隔三差五就要裂。运气好能来,但是不一定有好运气回去。都多多少少有点怂,只有俄罗斯人粗枝大叶的去裂开的口子舀一缸子的水,说着”Oh!Taste this.Good for your health!”后来主持问跑马的那位大哥七大洲跑马的经历,对他个人的性格有什么改变?还有对他的生活有没有明显的好处?大哥很直白的说了一句:”没有”。听笑了我。

套用一下马斯洛的需求模型,在尊重需求,社交需求等等都满足的情况下。人是应该去追求自我实现的。

真的羡慕!跑遍七大洲。想想都好玩。在马丘比丘跑,在撒哈拉跑,在乔治王岛跑。肯定是很好玩的经历。

2

Because we can!

Big Bang里4个人用笔记本发出一个信号,信号绕地球一圈后点亮了桌上的一盏台灯。Penny 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,他们是这样回答的。

在我看来这是一句实力催化之下自然而然的自信表达,有意思!

3

我思想保守。高晓松说人,年轻的偏左,老的偏右。这一观点的前半部分在我身边被真切证实。让大家愤慨的很多社会事件在我看来几乎都有其发生的原因。主观的不公平说不定就是客观的公平。这些问题导致我很矛盾。思考不出答案。大众是愚蠢的。我讨厌大众。大众的论点容易使人迷惑,从而看不清事物的本质。他们喜欢固执的将事件打上对与错的标签!我觉得以对错来区别本身就是错的。不过我也不能自圆自说。看来,我也是愚蠢的大众。

我已经开始刻意的不去看一些东西,不去和别人争论某些话题,因为没有意义。或许能让我有参与感,但是这份参与感对于我来说也很可悲,投入产出完全不成比例。要是继续下去那真的是沉没成本谬误了。

最近慢慢的有了一种奇怪的想法。就是开始慢慢的去羡慕一些自己曾经定义为loser的人。我要是一个目光短浅的人该多好。做着枯燥的工作,整天抱怨,但是下班之后一杯饮料打着游戏就很满足,不去思考奋斗和磨砺。对外边的世界也毫无兴趣。

其实我很想去追求感官上的刺激。比如爬爬珠峰。提前一年开始适应性的训练和体能的训练正常人是完全可以的。当时故意把这想法假装不经意的在我爸面前提了一下,我爸瞬间脸色就有点不正常了。

现在是21世纪了,无氧登顶的人都这么多了。科学的力量让人类无比的强大。选择适当的窗口期,爬爬不是很难。又不是什么爬Meru,或者徒手攀登酋长岩。听起来还8844米海拔呢!但是珠峰大本营海拔就5200m了。算下来,也就是爬1.5个华山而已啦。提前适应下缺氧环境,还有夏尔巴人这种无氧生物和你一起。只要不遇上雪崩,就算是你去一心求死估计都是有点难度的。

4

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独立音乐人Cosmo Sheldrake

我知道的名字里有Sheld的好像都是英国人。就像名字带Berg的都是犹太人。

5

2019-08-01

加上时间戳吧。可以用来持续的记录。就当日记本了。

刚刚想到了一件事,本来要写的。但是被加时间戳扰乱了思绪。忘了是什么事了,也忘了刚才的事是令我欣喜还是悲伤。脑子不好,时常是这样。